脑麻痹患者选手完成芝加哥马拉松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此坚强,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如此。

今年芝加哥马拉松除了有高丝姬打破了尘封16年的女子马拉松纪录,还有一位选手获得很多跑步爱好者的关注与鼓励。21岁的美国大学生Justin Gallegos步伐蹒跚冲过终点,4小时49分,这是他的芝加哥马拉松成绩。他说:“42.195公里,很多人都觉得我不可能完成,但是我要证明,我们没有极限。”

Gallegos看上去和其他跑手并无二致,高挑而瘦削的身材,金色短发和沉静的表情,但其实他是一名脑麻痹患者。鸣枪起跑后,他的跑姿立即引起注意,每一步他都只能脚尖内弯,后跟外翻,双膝贴近,摆臂时双手也无法举高。脑麻痹令他自小跑步姿势已经如此,即使他比其他同样患有此病的人跑得快,但他依然无法改变姿势,令他跑步时显得摇摇欲坠。父母多年来一直陪他跑步,因为担心拥挤的赛道会令他更容易摔倒。

Gallegos在芝加哥马拉松的赛道上按着父亲的计划跑步,以每公里约5分30秒的配速前进,只在跑到最靠边得地方小心翼翼地跑,为其他跑手让路。尽管已作最好的准备,并以1小时56分跑完前半段马拉松,但他之后已经无法保持配速,毕竟这是他首次挑战全马比赛。到了大约30公里的时候,他的配速已经跌至每公里7分钟,而到了35公里之后,他的配速更是降到每公里8分钟,这已经等于正常人走路的步速。但他依然没有放弃,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艰难地向终点前进。

4小时49分钟,Gallegos冲过终点,完成自己首个马拉松赛事,虽然未能达成4小时内完赛的目标,但他依然露出灿烂笑容,“我从不轻言放弃,因为我觉得田径给我的帮助和支持,远远大于伤痛和苦难。”“没有极限”是他的口头禅。一个身体健全的普通人根本无法想像脑麻痹患者要完成一场马拉松的困难程度,他们要有体能与时间和距离对抗,还要对抗自身疾病的折磨。

Gallegos自小就要依赖器械帮助走路,并且要长期接受各种治疗和矫正。他渴望自由奔跑的感觉,但常常因此而跌倒,遍体鳞伤。即使如此,他还是抱着一个在别人看来有些“不切实际”的梦想:成为职业运动员。

进入高中后,Gallegos原本选择的抗争之路是踢足球。但父亲担心这项运动的风险过高,最终劝说他选了相对更安全的跑步。他的耐力和协调性远不如正常人,因为步姿影响运动时的平衡,令他跑步时更容易摔倒,在运动中受伤更是常事。但他从没有因为摔倒而放弃跑步。“跑步并不容易,人们都会摔倒、受伤,甚至呕吐,总是要吃苦的,这些事情不会让我停下。”越来越快的速度是他努力的回报,整个高中阶段,他的5公里的成绩足足提高了4分钟。

“所有的训练时间、所有的血汗和泪水,都是为了站在跑道上,准备枪响的那一刻。”2016年6月,Gallegos在加州田径锦标赛中,勇夺残疾人组别的400米项目金牌。“有人觉得残疾人做不到,他们的质疑就是对我的鼓励,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

Gallegos曾经的目标是中长距离比赛,希望能够成为职业运动员,但每一次都只得最后一名,这令他将目光转向更有挑战性的马拉松赛事。“马拉松之王”基柏祖治的马拉松“破2”挑战鼓舞和激励了他,他决定要在2小时内跑完半马。他在首次半马比赛中就跑出了2小时3分49秒的成绩,离目标只有4分钟不到的差距。而当他第二次踏上同一条跑道时,他已经成功以1小时56分钟36秒完赛,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破2”梦想。

Gallegos的努力得到了越来越多跑步爱好者的关注、认可和鼓励。2018年10月,他获得运动品牌的赞助,不用再担心训练和比赛的资金问题。尽管这惹来一些非议,认为他只是希望获得关注和帮助。但Gallegos并没有因为质疑而动摇他对跑步的坚持和热爱,他说:“带着疾病长大,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梦想就像爬珠穆朗玛峰一样艰难。成为职业运动员绝不是幻想。”

芝加哥马拉松的成绩,证明了Gallegos不再是一个寂寞独行的跑者。他跪地痛哭的画面在YouTube有逾57万次浏览量,他曾登上了《体育画报》的头条,ESPN和《Runner’s World》亦报导过他的故事,甚至连基柏祖治本人都转发了报导,并在社交媒体上送给他祝福:“恭喜Justin,你值得拥有这一切。”

Gallegos的故事激励着很多同样患有脑麻痹的患者和他们的家人。如今他立下了更远大的目标,要努力为残疾人运动员争取平等的比赛机会。